广州:峻节清风 羊城廉脉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9年06月21日

  《名城话廉》栏目,通过梳理中国繁星璀璨的城市,挖掘文假名城的人物事迹、文物遗存、文献册本等,讲述中国城市清廉故事,展示我们民族所包含的清正清廉、明德至善的文化精力。积水成渊,蛟龙生焉,营建海晏河清的政治生态,扶植朗朗乾坤的清廉中国。

  碑之警 纵饮贪泉不易心

  羊城话廉,始言“贪泉”。

  熟悉中国古诗词的人,对“贪泉”这个典故都不目生。1300多年前,初唐王勃的千古名篇《滕王阁序》中就有“酌贪泉而觉爽,处涸辙以犹欢”的骈句;四百年后,大诗人苏轼也有“岚熏瘴染却敷腴,笑饮贪泉独继吴”之诗出……

  千古而下,文人们抒发的是一种志节:即使饮了传说能诱人贪欲的泉水,也操守不移。

  那么,“贪泉”在哪里?苏东坡所谓“独继吴”的“吴”,又是指谁?——属于广州的廉脉,我们就从这里说起。

  广州是两千多年来互市不辍的独一港口,故有“千年商都”之誉。城北的石门处所,古代处于经西江和北江南下的交通冲要,是官员进入广州的必经之处。东晋期间,那里便有一处“贪泉”为人所知。传说饮此泉水能致人贪婪,之前已有几位刺史“中招”……史载“广州包带山海,珍异所出,一箧之宝,可资数世”“故前后刺史皆多黩货”。今天看来,与其说前人本相信那泉水有“化奇异为陈旧迂腐”的力量,倒不如说,这是对南下为官者的某种警示。

  公元402年,为根除岭南弊政,东晋录用素以清廉著称的吴隐之担任龙骧将军、广州刺史。轮到吴刺史路过石门,他可不信“贪泉”的邪,去世人惊讶的目光中,竟亲手捧酌、畅饮。临行前,他还以不叛变的前人伯夷、叔齐自勉,赋诗一首:“前人云此水,一歃怀令媛。纵使夷齐饮,终当不易心。”

  公然,吴隐之在任上清廉自持,不置私产。身处财富遍地的广州,他却“贫苦同于贫庶”,吃的是粗米、蔬菜和干鱼,所有涉公的帷帐、器服都交由国度府库登记入账,不作私存。以至在离任的官舟上,他发觉夫人携来留念的一块沉香扇坠,也愤而投其水中,永留南粤……故本地江滨至今仍传播着“沉香浦”的地名。吴刺史带动了广州宦海的风气日渐憨厚,不只晋安帝褒扬其“处可欲之地,而能不改其操”,他也成为后世宣扬的廉吏典型入史、入诗。

  “贪泉”位于今日的白云区石井镇庆丰村,虽泉井已湮没,所幸原处还有明万积年间右布政使李凤所立的“贪泉”碑,吴隐之的那首诗作也被一并雕刻其上。1963年,人们另行复制同款石碑留在原地,将古碑恭顺地请入了市博物馆镇海楼碑廊,至今观者络绎,交口授诵。

  诚然,商业发财、商贾云集,虽可能是“贪”的诱因,但吴隐之“处可欲之地,而能不改其操”,究竟仍是归于其对“不易心”的践诺。吴隐之的清节操守,不只影响了他的后世子孙,更成为历代廉士效法的表率。

  史称“岭南三大师”之一的屈大均在《广东新语·货语》中,就特地以吴隐之为首,一口吻枚举了王琨、张田、卢钧、余靖等九位南来任职广州的廉吏,称其为“清廉自爱之君子”。例如唐宪宗时来了岭南节度使孔戣,他打消了有向外商“索贿”之嫌的“下碇税”“阅货宴”,并且一改以往海商亡故后,留下的货色三月内无家人认领即充官库的严苛划定,命令不限时月,只需有人核实身份来认领,遗货都应偿还商家。千百年后再回味,我们仍能感应那么逼真的清润与温情。

  宅之怀 无以财贿杀子孙

  再将目光转到广州城内的越秀处所,朝天路崔府街一处大宅。光阴指向宋理宗年间,这时,南宋名臣崔与之已年过古稀,辞职归里在此地建起“晚节堂”也已数载。

  作为岭南士子自太学考取进士的第一人,崔与之的履历颇为传奇。他以文官入仕,历宋光宗、宁宗、理宗三朝计47年,终身为官清廉,宦游桂、琼、徽、浙、川多地,外拒金人、内立军政,当得起是回翔文武。

  崔与之晚年自号“菊坡先生”,以读书种菊自娱,全其晚节。未料1235年却逢广州摧锋军兵变,杀声动地而来。宋理宗只得请78岁高龄的崔与之出山,任广东经略安抚使兼知广州,带领平乱。崔府街上的“晚节堂”,再度肩负社稷之重。

  颠末大半年的摆设、盘旋,崔与之以至亲身乘着轿子登城劝降,一场惊讶朝野的兵变终得平息。可随后,崔与之却将他六个月所得薪俸、大米全数交回官库,分文不收。宋理宗想借此擢升他为礼部尚书、右丞相,七次下诏,他持续十三次上疏力辞。朝廷要予以丞相级的退休俸禄,他也坚拒。残年中,崔与之记忆犹新的仍是“东南民力竭矣,诸贤宽得一分,民受一分之赐”。直至1239年他归天前,还示诸家人:“不许作佛事,子侄俱不得求官阶。”

  在显与隐、仕与学之间,崔与之真正做到了本人所奉行的座右铭:“无以财贿杀子孙,无以政事杀民,无以学术杀全国后世。”在崔与之的出生地——广州市增城区中新镇坑背乡崔屋村,还有保留无缺的清代崔太师祠,简略单纯的三进院落四合院,虽非雕梁画栋,却也长久地惹人立足流连。

  崔与之终身荐才为公、从不结党,即便对本人的外甥也不愿循例举荐,但他的清廉坚毅刚烈却其道不孤,随“菊坡学派”门生、门人的作为而传承。能臣李昴英是崔氏最主要的传人:论文韬,他是岭南宋代的第一位探花;论武略,他数次上疏抗金盘算,并在崔与之广州平乱之时,在叛军围城之际,命人用绳子将本人吊出城外,亲入敌营劝降。李昴英为官廉直不阿,终身三仕三隐,切谏名满全国,以致于宋理宗都感喟:“李昴英,南人,无党,中外颇畏惮之!”

  岭海之地颇以务实、经济为要,崔与之等“菊坡师生”强调事功,经世致用,与南宋后期华夏流行的理学实异其趣。于晚年时,他们转而贫苦自守,淡声华而薄名利,不以权贵为意,又下启有明一代大儒陈白沙与“江门学派”,令岭南文化的底色愈加丰厚。

  石之思 清谨奉公志高洁

  2019年5月1日,位于广州市核心越华路116号的一座青砖旧祠堂——杨匏安旧居,经补葺后对公家正式开放。

  3月时,文博工作者在祠堂门前的小道下方50厘米处,挖掘出了一批老麻石,确认是清代初建时的旧物。他们小心地调整拼合,将这35块麻石重又铺到门前路面的正中,并以细细铜线框定,提示来者。

  党员同志到广东区委监察委员会旧址开展支部勾当

  故石若有灵,它们必然记得,在中国甫乐成立的那些岁月——陈独秀曾踏入这间两进的小祠堂看望,瞿秋白在这里写作、还教唱过《国际歌》,前来演讲京汉铁路工人大罢工的颠末,周恩来、、陈延年、阮啸仙等一多量人,经常来加入广东区委的会议和勾当……

  故石若有思忆,最难忘的仍是这位杨家后辈——1918年,杨匏安迁入珠海北山杨氏家族在广州的祠堂居所,一住十年,为年轻的中共广东区委撑起了一个主要据点。贫寒且忙碌的岁月中,他不只是为七口之家忙于生计的中学教员和报纸撰稿人,并且敏捷成长为中国晚期主要的理论家、勾当家和监察工作者。

  中共三大之后,国共合作起头,杨匏安受委派任地方组织部秘书,后又转为代办署理部长、部长。身居要职数年,他一度每月有三百大洋薪俸,可是除了需要的糊口费外,全数上交给党组织,没有任何私家积储。对于成心求官的亲戚伴侣,杨匏安也从不徇私。不明来路的捐赠,即便小到一盒月饼,他也是要想方设法退回。

  1925年省港大罢工期间,罢工委员会建议拿出一部门费用,奖励包罗杨匏何在内有主要贡献的人员,他作为经费掌管者,断然拒绝了。一次,委员会在杨家祠堂给罢工工人发放捐款,麻袋里遗落出一个两毛钱的硬币,被孩子们捡来玩耍。杨匏安发觉后,慎重地拾起,告诉他们:“这是公家的钱,一分一毫都不克不及占用。”多年后在延安,周恩来同志还对杨匏安的次子说:“你的父亲为官清廉,敷衍了事,称得上是榜样!”

  上世纪20年代,广州作为全国革命的核心,保育着新兴的者。杨家祠堂里这一群活跃的年轻人,本着救国救民的初心,不只清谨奉公、清廉自守,更走上了摸索开创严正党纪、捍卫党纪的轨制之路,为豪杰城广州记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南风不息,珠水源源。千年以来,陈旧羊城蕴涵的清廉精力应和着岭南文化的脉动,从未间断。九万里风鹏正举,而今,海上丝路拔锚之地的广州,又站在了推进修建“一带一路”和粤港澳大湾区新的汗青起点上。连绵着浩浩廉脉的千载商都,跟着世纪远航再一次走向全球交融。时至势已成,将来大可期。

  中共第一个处所规律监察机构降生记

  广州市文明路194号,是一座四间相连、砖木布局的三层骑楼建筑,曾有一个出格的名字“管东渠”。1925年,这里降生了中共第一个处所规律监察机构——广东区委监察委员会。

  “管东渠”,是1922年中共广东区委成立时利用的代号。其时党的组织没有公开,于是由晚期人黄居仁以殷商令郎身份租下这一骑楼二、三层,并以“广东区”的粤语谐音“管东渠”向差人局登记。那时,“管东渠”楼下,是熙熙攘攘、热闹不凡的凉茶铺、修鞋铺和杂货铺,居于此间十分荫蔽。

  上世纪20年代是一个风云际会、壮怀激烈的年代。跟着国共合作在广东简直立,组织的不竭成长强大,不成避免地使一些投契分子混入到党内,不良现象也起头呈现。此时,“管东渠”以严正的规律坚定改正党内违纪现象,以确保党组织的先辈与纯正。此外,时任“管东渠”带领人周恩来、陈延年等均为旅欧回国的学问精英,对国外政党与当局监察轨制较为熟悉。于是1925年,广东区委第一届监察委员会在“管东渠”成立,由林伟民担任书记,杨匏安、梁桂华担任副书记。

  就在“管东渠”二楼的办公房间内,初生的广东区委监察委员会很快迎来了它的第一场考验:省港大罢工的经费办理。自1925年6起头,中共广东区委和全国总工会带领下的省港大罢工在一年内募集到的经费就高达490万元(粤币,其时广东当局通用货泉)。为确保经费利用的公开通明,区委监察委员会成立了多重监视机制:成立广州工人代表大会,作为最高权力机关和监视机关;成立罢工工人纠察队,防止工人内部可能呈现的败北现象;操纵机关报《工人之路》特刊对所属各机构进行言论监视。据统计,罢工期间,工人代表大会通过罢免、查办和惩戒舞弊的决议共46项,整理规律的决议80项。这些行之无效的监视行动,无力保障了罢工的成功进行,广东区委监察委员会也因而博得了粤港两地工人及社会各界的普遍信赖。

  国度级旅游度假区又添新丁 广东景区占其一

  美食打探:顺德鱼揸,吃出一个鲜字

  2019-02-12

  “根菜”大量上市 大块头有大味道

  2019-02-01

  珠圆肉润贝当造

  2019-01-28

  吃货们敢不敢挑战日本名菜“白子”?

  2019-01-23

  年年有“鱼”过新年

  2019-01-10

  暖胃泡饭 “鲜”得纷歧样

  2019-01-03

  江南飘香冬之味

  2019-01-02

  岁末大啖暖身菜

  2018-12-28

  芒种插秧忙

  篮球NBA季后赛总决赛第三场:懦夫负猛龙

  日本无人驾驶列车半途反向行驶25米 14名乘客受伤

  巴基斯坦迎炎暑天气 公众跳入河中乘凉

  世界自行车日将至 比利时公众体验“太空式”骑行

  洮河与黄河汇合水域 构成“半江碧水半江浑”景观

  保加利亚庆贺玫瑰节

  航拍江苏常州“城市新绿肺”

  旧事排行榜

  羊晚24小时

  广州:峻节清风 羊城廉脉

  中国纪检监察

  作者:邓琼 徐霞辉

  2019-06-07

  《名城话廉》栏目,通过梳理中国繁星璀璨的城市,挖掘文假名城的人物事迹、文物遗存、文献册本等,讲述中国城市清廉故事,展示我们民族所包含的清正清廉、明德至善的文化精力。积水成渊,蛟龙生焉,营建海晏河清的政治生态,扶植朗朗乾坤的清廉中国。

  羊城话廉,始言“贪泉”。

  熟悉中国古诗词的人,对“贪泉”这个典故都不目生。1300多年前,初唐王勃的千古名篇《滕王阁序》中就有“酌贪泉而觉爽,处涸辙以犹欢”的骈句;四百年后,大诗人苏轼也有“岚熏瘴染却敷腴,笑饮贪泉独继吴”之诗出……

  千古而下,文人们抒发的是一种志节:即使饮了传说能诱人贪欲的泉水,也操守不移。

  那么,“贪泉”在哪里?苏东坡所谓“独继吴”的“吴”,又是指谁?——属于广州的廉脉,我们就从这里说起。

  广州是两千多年来互市不辍的独一港口,故有“千年商都”之誉。城北的石门处所,古代处于经西江和北江南下的交通冲要,是官员进入广州的必经之处。东晋期间,那里便有一处“贪泉”为人所知。传说饮此泉水能致人贪婪,之前已有几位刺史“中招”……史载“广州包带山海,珍异所出,一箧之宝,可资数世”“故前后刺史皆多黩货”。今天看来,与其说前人本相信那泉水有“化奇异为陈旧迂腐”的力量,倒不如说,这是对南下为官者的某种警示。

  公元402年,为根除岭南弊政,东晋录用素以清廉著称的吴隐之担任龙骧将军、广州刺史。轮到吴刺史路过石门,他可不信“贪泉”的邪,去世人惊讶的目光中,竟亲手捧酌、畅饮。临行前,他还以不叛变的前人伯夷、叔齐自勉,赋诗一首:“前人云此水,一歃怀令媛。纵使夷齐饮,终当不易心。”

  公然,吴隐之在任上清廉自持,不置私产。身处财富遍地的广州,他却“贫苦同于贫庶”,吃的是粗米、蔬菜和干鱼,所有涉公的帷帐、器服都交由国度府库登记入账,不作私存。以至在离任的官舟上,他发觉夫人携来留念的一块沉香扇坠,也愤而投其水中,永留南粤……故本地江滨至今仍传播着“沉香浦”的地名。吴刺史带动了广州宦海的风气日渐憨厚,不只晋安帝褒扬其“处可欲之地,而能不改其操”,他也成为后世宣扬的廉吏典型入史、入诗。

  “贪泉”位于今日的白云区石井镇庆丰村,虽泉井已湮没,所幸原处还有明万积年间右布政使李凤所立的“贪泉”碑,吴隐之的那首诗作也被一并雕刻其上。1963年,人们另行复制同款石碑留在原地,将古碑恭顺地请入了市博物馆镇海楼碑廊,至今观者络绎,交口授诵。

  诚然,商业发财、商贾云集,虽可能是“贪”的诱因,但吴隐之“处可欲之地,而能不改其操”,究竟仍是归于其对“不易心”的践诺。吴隐之的清节操守,不只影响了他的后世子孙,更成为历代廉士效法的表率。

  史称“岭南三大师”之一的屈大均在《广东新语·货语》中,就特地以吴隐之为首,一口吻枚举了王琨、张田、卢钧、余靖等九位南来任职广州的廉吏,称其为“清廉自爱之君子”。例如唐宪宗时来了岭南节度使孔戣,他打消了有向外商“索贿”之嫌的“下碇税”“阅货宴”,并且一改以往海商亡故后,留下的货色三月内无家人认领即充官库的严苛划定,命令不限时月,只需有人核实身份来认领,遗货都应偿还商家。千百年后再回味,我们仍能感应那么逼真的清润与温情。

  再将目光转到广州城内的越秀处所,朝天路崔府街一处大宅。光阴指向宋理宗年间,这时,南宋名臣崔与之已年过古稀,辞职归里在此地建起“晚节堂”也已数载。

  作为岭南士子自太学考取进士的第一人,崔与之的履历颇为传奇。他以文官入仕,历宋光宗、宁宗、理宗三朝计47年,终身为官清廉,宦游桂、琼、徽、浙、川多地,外拒金人、内立军政,当得起是回翔文武。

  崔与之晚年自号“菊坡先生”,以读书种菊自娱,全其晚节。未料1235年却逢广州摧锋军兵变,杀声动地而来。宋理宗只得请78岁高龄的崔与之出山,任广东经略安抚使兼知广州,带领平乱。崔府街上的“晚节堂”,再度肩负社稷之重。

  颠末大半年的摆设、盘旋,崔与之以至亲身乘着轿子登城劝降,一场惊讶朝野的兵变终得平息。可随后,崔与之却将他六个月所得薪俸、大米全数交回官库,分文不收。宋理宗想借此擢升他为礼部尚书、右丞相,七次下诏,他持续十三次上疏力辞。朝廷要予以丞相级的退休俸禄,他也坚拒。残年中,崔与之记忆犹新的仍是“东南民力竭矣,诸贤宽得一分,民受一分之赐”。直至1239年他归天前,还示诸家人:“不许作佛事,子侄俱不得求官阶。”

  在显与隐、仕与学之间,崔与之真正做到了本人所奉行的座右铭:“无以财贿杀子孙,无以政事杀民,无以学术杀全国后世。”在崔与之的出生地——广州市增城区中新镇坑背乡崔屋村,还有保留无缺的清代崔太师祠,简略单纯的三进院落四合院,虽非雕梁画栋,却也长久地惹人立足流连。

  崔与之终身荐才为公、从不结党,即便对本人的外甥也不愿循例举荐,但他的清廉坚毅刚烈却其道不孤,随“菊坡学派”门生、门人的作为而传承。能臣李昴英是崔氏最主要的传人:论文韬,他是岭南宋代的第一位探花;论武略,他数次上疏抗金盘算,并在崔与之广州平乱之时,在叛军围城之际,命人用绳子将本人吊出城外,亲入敌营劝降。李昴英为官廉直不阿,终身三仕三隐,切谏名满全国,以致于宋理宗都感喟:“李昴英,南人,无党,中外颇畏惮之!”

  岭海之地颇以务实、经济为要,崔与之等“菊坡师生”强调事功,经世致用,与南宋后期华夏流行的理学实异其趣。于晚年时,他们转而贫苦自守,淡声华而薄名利,不以权贵为意,又下启有明一代大儒陈白沙与“江门学派”,令岭南文化的底色愈加丰厚。

  2019年5月1日,位于广州市核心越华路116号的一座青砖旧祠堂——杨匏安旧居,经补葺后对公家正式开放。

  3月时,文博工作者在祠堂门前的小道下方50厘米处,挖掘出了一批老麻石,确认是清代初建时的旧物。他们小心地调整拼合,将这35块麻石重又铺到门前路面的正中,并以细细铜线框定,提示来者。

  党员同志到广东区委监察委员会旧址开展支部勾当

  故石若有灵,它们必然记得,在中国甫乐成立的那些岁月——陈独秀曾踏入这间两进的小祠堂看望,瞿秋白在这里写作、还教唱过《国际歌》,前来演讲京汉铁路工人大罢工的颠末,周恩来、、陈延年、阮啸仙等一多量人,经常来加入广东区委的会议和勾当……

  故石若有思忆,最难忘的仍是这位杨家后辈——1918年,杨匏安迁入珠海北山杨氏家族在广州的祠堂居所,一住十年,为年轻的中共广东区委撑起了一个主要据点。贫寒且忙碌的岁月中,他不只是为七口之家忙于生计的中学教员和报纸撰稿人,并且敏捷成长为中国晚期主要的理论家、勾当家和监察工作者。

  中共三大之后,国共合作起头,杨匏安受委派任地方组织部秘书,后又转为代办署理部长、部长。身居要职数年,他一度每月有三百大洋薪俸,可是除了需要的糊口费外,全数上交给党组织,没有任何私家积储。对于成心求官的亲戚伴侣,杨匏安也从不徇私。不明来路的捐赠,即便小到一盒月饼,他也是要想方设法退回。

  1925年省港大罢工期间,罢工委员会建议拿出一部门费用,奖励包罗杨匏何在内有主要贡献的人员,他作为经费掌管者,断然拒绝了。一次,委员会在杨家祠堂给罢工工人发放捐款,麻袋里遗落出一个两毛钱的硬币,被孩子们捡来玩耍。杨匏安发觉后,慎重地拾起,告诉他们:“这是公家的钱,一分一毫都不克不及占用。”多年后在延安,周恩来同志还对杨匏安的次子说:“你的父亲为官清廉,敷衍了事,称得上是榜样!”

  上世纪20年代,广州作为全国革命的核心,保育着新兴的者。杨家祠堂里这一群活跃的年轻人,本着救国救民的初心,不只清谨奉公、清廉自守,更走上了摸索开创严正党纪、捍卫党纪的轨制之路,为豪杰城广州记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南风不息,珠水源源。千年以来,陈旧羊城蕴涵的清廉精力应和着岭南文化的脉动,从未间断。九万里风鹏正举,而今,海上丝路拔锚之地的广州,又站在了推进修建“一带一路”和粤港澳大湾区新的汗青起点上。连绵着浩浩廉脉的千载商都,跟着世纪远航再一次走向全球交融。时至势已成,将来大可期。

  广州市文明路194号,是一座四间相连、砖木布局的三层骑楼建筑,曾有一个出格的名字“管东渠”。1925年,这里降生了中共第一个处所规律监察机构——广东区委监察委员会。

  “管东渠”,是1922年中共广东区委成立时利用的代号。其时党的组织没有公开,于是由晚期人黄居仁以殷商令郎身份租下这一骑楼二、三层,并以“广东区”的粤语谐音“管东渠”向差人局登记。那时,“管东渠”楼下,是熙熙攘攘、热闹不凡的凉茶铺、修鞋铺和杂货铺,居于此间十分荫蔽。

  上世纪20年代是一个风云际会、壮怀激烈的年代。跟着国共合作在广东简直立,组织的不竭成长强大,不成避免地使一些投契分子混入到党内,不良现象也起头呈现。此时,“管东渠”以严正的规律坚定改正党内违纪现象,以确保党组织的先辈与纯正。此外,时任“管东渠”带领人周恩来、陈延年等均为旅欧回国的学问精英,对国外政党与当局监察轨制较为熟悉。于是1925年,广东区委第一届监察委员会在“管东渠”成立,由林伟民担任书记,杨匏安、梁桂华担任副书记。

  就在“管东渠”二楼的办公房间内,初生的广东区委监察委员会很快迎来了它的第一场考验:省港大罢工的经费办理。自1925年6起头,中共广东区委和全国总工会带领下的省港大罢工在一年内募集到的经费就高达490万元(粤币,其时广东当局通用货泉)。为确保经费利用的公开通明,区委监察委员会成立了多重监视机制:成立广州工人代表大会,作为最高权力机关和监视机关;成立罢工工人纠察队,防止工人内部可能呈现的败北现象;操纵机关报《工人之路》特刊对所属各机构进行言论监视。据统计,罢工期间,工人代表大会通过罢免、查办和惩戒舞弊的决议共46项,整理规律的决议80项。这些行之无效的监视行动,无力保障了罢工的成功进行,广东区委监察委员会也因而博得了粤港两地工人及社会各界的普遍信赖。

(编辑:admin)
http://getwithsam.com/gz/706/